• 爱心新闻
    媒体关注
    首页 > 法治在线 > 正文

    残疾青年改装发令枪被判11年6个月提上诉,曾超期羁押18个月
    2019-03-27 17:12:37   来源:法制在线   

      3月15日,山东青年马欢被福建省莆田市城厢区人民法院以非法制造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6个月。

      此时,他已在看守所羁押了18个月540天。这远超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看守所羁押一年半左右的最长时限。

      2017年8月2日,马欢在莆田市公安局城厢分局抓走。10月26日,城厢分局向城厢区人民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

      随后,在经历两次退回补充侦查后,于2018年3月5日重新移送审查起诉。直至2019年1月14日,该案正式开庭。

      马欢自制的发令枪是否具有枪支专用性存有争议。在开庭前,涉案的发令枪和配件经同一鉴定所两次鉴定,但给出不同的结论:“整枪不是枪,拆开即为枪”。这让马静和律师无法信服。

      对一审的判决结果,马欢及其家属表示不服,目前提起上诉。

      马欢

      售卖自制发令枪遭福建警方跨省抓捕

      2017年8月6日,家住山东的马欢在离家不远的地方与朋友做小本生意,已有8天未与家人联系。

      姐姐马静起初没有在意,直到朋友告诉她,“马欢被抓到福建了。”

      朋友的回复,让马静感到纳闷。更让她不解的是,马欢被抓的理由是:非法制作、买卖枪支。

      在马静眼里,弟弟是个内向的人,不爱说话。

      马静告诉每日人物,弟弟马欢16岁辍学。之后进厂打工。18岁那年,马欢在山东板材厂打工时,因意外失去了四根手指。临沂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马欢伤情为劳动能力障碍七级。养病几年后,马欢想要自谋出路。


      马欢劳动能力鉴定书

      马欢选择兼职做发令枪是一次偶然的机会。

      马静介绍,马欢在网上看到有卖发令枪的,听说这东西能赚钱,就打算试着做一下。发令枪,是一种在田径比赛中经常使用的道具,其大小、重量和普通枪支并无差异,不同的地方主要在于发令枪的枪管是实心的,而且这种枪打出的子弹只能听响,没有发射出去的弹头。

      每日人物在淘宝上检索,便宜的一把发令枪能卖十几块,贵的达到上百。

      马静不是很清楚弟弟是怎么研制出来发令枪的。她称,马欢以前在技校学过这方面的知识,找过技校的老师一合计,发现可以自己做零件,自己组装,赚个差价。开始制作发令枪时,马欢还找家人商量过,“做这个没事吧?”家里人担心。“只是玩具而已”,马欢这样回复。

      马静说,弟弟大概断断续续花了半年时间才做成。做到成品后,马欢在微信上干起了微商,他在外面租了一个几平米的平房,将零件和其他杂物放在里面。直到某天一个浑姓男子加微信找他,说想要买一些。

      据判决书显示,马欢是在明确知道浑姓男子会改装的前提下,把发令枪卖给他的,甚至还在微信上与对方讨论过改装的方法。

      判决书

      对此,马静坚称这是法院刻意曲解聊天内容,“我弟弟只是和他讨论了一下发令枪能不能响的质量问题。”“我弟弟根本不知道这个浑姓男子是干啥的,有人买他肯定就卖了呗。”马静称。

      到案后的马欢也辩称,自己不知道浑某等人的改装行为,只是代为修理,没有按照其要求改进生产,扣押的产品做工粗糙无法使用。他还称,其之后在公安机关的供述系被刑讯逼供。

      就在浑某这单生意做成不久后,莆田市警方在山东临沂一个火锅店内把马欢抓走。

      据判决书显示,在马欢的加工作坊内,警方扣押了2支完整的转轮发令枪、92个转轮、135个击锤、115个扳机等零部件。另被扣押的368个枪支散件计为12.27套成套枪支散件。

      这事后被认定为枪支散件的专用性配件,也成了该案的争议点。

      2017年8月11日,马欢因涉嫌非法制造枪支罪,被刑事拘留。9月15日,经检察院批准逮捕。

      在经过两次退回补充侦查后,案子在到2019年1月14日进行开庭审理。

      开庭那天,马静称自己从家里带上了弟弟的衣服,准备接他回家。开庭花了近3个小时。两个月后,法院最终判决马欢有期徒刑十一年六个月。

      缴获枪支散件两次鉴定,结论不同:是枪非枪?

      “这一定是弄错了。我弟弟的发令枪根本就是小作坊做出来的,浑某的枪肯定不是拿他的改的。”马静称。

      姐姐和律师一直没能看到浑某改装枪的实物,但在检察院将马欢起诉到法院后,他们看到了那把枪的照片,马静说那时自己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她觉得,只是从照片上,就能明显发现这不是从他弟弟的枪改来的。

      马静和王贵祥律师对比这两把枪,发现有18处不同,其中最明显的不同之一是浑某的那把改装枪是木质的手把,而马欢的则是塑料的。

      2017年9月8月,马欢的枪支配件和浑某的改装枪一同被送去鉴定时,莆田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机构作出的结论是,马欢涉案的转轮、扳机、击锤均为“枪支散件”,并认为能和浑某改装枪上的配件进行互换。

      枪支散件事后被法院认定具有枪支专用性。每日人物了解到,所谓的专用性,是指转轮、击锤、扳机作为装填、击发弹药所必须的核心部件、为枪支所专用,以区别于弹簧、扣件等非枪支专用零部件。

      时隔40天后的10月17日,马欢的全部配件含整枪发令枪一并送检,得出的结论却是:“因检材不具备鉴定条件,决定不予受理。”

      这两次鉴定给出不同的结论,无法让马静和律师王贵祥信服,“整枪不是枪,拆开即为枪”。

      因对鉴定有异议,在开庭前的2018年9月25日,马静与律师向城厢区人民法院提交了《关于请求当庭比对物证申请书》。

      王贵祥律师告诉每日人物,开庭当日他曾提出比对物证时,鉴定人说法庭并没有告诉他要携带物证,公诉人则以“枪支属于危险品不可以拿到法庭”为由拒绝。法官则解释称,法庭并不具备鉴定条件。

      对此,马静感到气愤,“需要什么鉴定条件?一把螺丝刀就可以把枪撬开,看看到底两把枪能不能互换零件。”

      在马欢的这起案件中,他制作的这款发令枪虽然没有被认定为是枪支,但发令枪里的一些零件被认定为了枪支散件。这也是双方争议的地方所在。

      法院认为,马欢制作的这些零件是具有专用性的,它可以被他人用来制作成具有危害性的枪支。

      对该说法,马静和律师表示很可笑,哪有什么专用性,是随便制作出来的。他们更倾向于把马欢手工制作的零件等同于螺丝、铸铁。

      不过,也有改装发令枪而造成的伤人事件见诸报端。2012年,厦门日报报道,有人拿着改装后的发令枪上街抢劫。2014年有媒体报道称,有名教师拿着改装的发令枪抢劫车主。

      姐姐马静坚称,“不管别人的枪能不能改,我弟弟的改不了,也从来没被人改装过。”

      曾代理过多起枪支案的徐昕律师评价称,该案涉及到的实心枪管的“轮转发令枪”不应视为真正的枪支,而且别人改装的枪支行为与涉案人马欢无关联。除此,枪支散件的确定取决于是不是成套的枪支,目前该案的发令枪的零部件不具备枪支散件的条件。

      对一审的判决结果,马欢及家属表示不服,日前已提交上诉书。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一条"村霸"线索牵出十八年前"糊涂案",退休土管员被追责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