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心新闻
    媒体关注
    首页 > 关注民生 > 正文

    新农合的报补款卡在哪儿了?
    2019-04-24 12:38:36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俺的医保报销钱还能要回来吗?家里本就不宽裕,太需要国家给的这个钱了。”说起孩子的病,我面前的走访对象张大娘忍不住抹起眼泪来。

      近日,河南省开封市杞县纪委监委对全县新农合报补问题进行了大排查,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引起了调查组的注意。张大娘的孙女小萱是外地就医重点对象,曾去北京看过病,并最终拿到报销款3000元,但据我从县新农合结算中心获得的资料显示是已领取11985元。在走村入户询访时张大娘说:“当时只是觉得给的少,也不知道对不对。”看着张大娘忐忑而期待的神情,我下定决心,一定要把侵害群众利益的“蛀虫”给揪出来。

     

      报销单上的领款人是乡卫生院院长李某,张大娘又说将报销材料交给村医王某了。经研判分析,问题就出在李某和王某当中。调查组“兵分两路”,一路在乡纪委找院长李某“单刀直入”,另一路找村医王某“投石探路”。

     

      “她的报补手续是我代办的,但钱领出来后全交给王某了。”院长李某对领钱的事坦然承认,这让我们有些出乎意料,到底他说的是实情,还是在施“障眼法”?

     

      另一路情况也有变化,村医王某一开始矢口否认接到过张大娘给他的报销材料,后又改口说“曾看了一眼孩子的病历”,但他认为去的是北京私营医院,应报销不了,所以又还给了张大娘。“张大娘说这3000元是王某给的,他却矢口否认,怎么回事?”调查组觉得疑云重生。

     

      “心中有鬼的人终会漏出马脚。”组长王主任手段老练,思虑周全。“我们现在‘两路合一’,但要在不同的谈话室分开突破。”调查组随即改变战术,由我带一组与村医王某主谈,王主任一组与院长李某再谈,两组随时互通情况。

     

      随着谈话的深入,李某始终神色自如,前后言谈一致,而村医王某却眼神飘忽,大汗不止。我们决定将重心放到王某身上。

     

      “所有证据都指向他,他不承认是害怕承担后果,怎么办呢?”我想起村里张贴的《县纪委监委关于城乡居民医保基金领域违规人员限期主动交代问题的通告》,我揭下来摆到他跟前,告知今天正是通告限期的最后一天,“作为医生本该治病救人,乡亲的‘救命钱’怎么忍心去昧呢?”王某表情更挣扎了。

     

      “我交代,这钱院长确实全给我了,我赌博输了,所以只给了张大娘3000元。”王某面红耳赤,惭愧不已,“我愿意把钱退出来,接受处理。

     

      最终,被截留的8985元住院报销费被全部追回,并退还给张大娘家。目前,对相关涉事人员的处理正在进行中,纪检监察部门将督促相关部门进一步探索建立完善对新农合报销的监督机制。

     

      “谢谢你们,感谢党的好政策,感谢纪委的同志,让咱农民得实惠!”张大娘紧紧握着我的手,说着说着又抹起眼泪来。

     

      看到这一幕,我觉得这一段时间的辛苦全值了。我们纪检监察干部就是要同群众身边的腐败和不正之风作斗争,切实增强群众的幸福感获得感。(河南省杞县纪委监委  蔡相龙 吕英 || 责任编辑 张祎鑫)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春天将去,祛湿防病少不了!“健康大问诊进社区活动”第二场如约进行!
    下一篇:情暖“五一” 红十字志愿帮扶助力精准扶贫

    分享到: 收藏